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宁波人1944

日月如梭,人生如梦。

 
 
 

日志

 
 

白马湖畔  

2010-06-20 18:01: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早些年读过夏丏尊的《 平屋杂文 》,知道他于上世纪20年代,在上虞白马湖的春晖中学里教过书,在湖边的“平屋”里住了好多年,写了许多文章,会过众多当年的文坛精英和社会名流。所以很想到白马湖去看看,瞻仰一下他的平屋,领略一下白马湖的优美风光。但一直苦于没有机会,总觉得心中有一个牵挂,是一种遗憾。

今年的春天,我和妻到上虞的侄女家小住,终于约定一起到白马湖的春晖中学去。那天下午,阳光和煦,正是出行的好时光。于是我们搭上了一辆友人的车,只过了大约二十分钟,就到了春晖中学大门前。

出乎意料的是,在这山野之中,建成不久的春晖中学新校舍,规模如此宏大,建筑如此精良,绿化如此郁郁葱葱,完全可以与一所大学的校园相媲美。就像一颗璀璨的明珠,鑲嵌在湖光山色之间。

进入校门,一眼望见的一组雕塑,是三位学校创始人的铜像:陈春澜、王佐和经亨颐。陈春澜是上虞富商,是捐资者,王佐是校董,经亨颐则是校长。这是一所私立学校,从1908年创办至今,历经沧桑,已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了。早期的校训就是现在倡导的“与时俱进”,教育方针是“实事求是”,训育方针是“勤劳俭朴”,并且首开了浙江中学界男女同学同校之先河。春晖聘请了一大批名师执教,实行教育革新,推行“人格教育”、“爱的教育”、“感化教育”和“个性教育”等一系列新的教育理念。提倡新文化、传播新思想,从而积淀了深厚的文化底蕴。在当时混沌初开的中国教育界中,披荆斩棘,独树一帜,实属不易。

在侄女婿的引导下,我们终于找到了春晖早期的校舍。这里,完好地保存着一大批上世纪20年代的近代建筑:仰山楼(教室)、一字楼(教办)、大礼堂、曲院(宿舍)、矩堂(小学部)等。建筑形式中西合璧,白墙、灰瓦,各栋建筑以长廊连接,为师生们提供了遮阳避雨的场所。建筑间遍植的花木,早已古木参天,绿树成荫。整个建筑群颇具江南建筑的特色。

 原来,现在学校的后门就是早期校园的大门,门外有一条小河与对岸的象山相隔,河的两岸古木交柯,浓浓的树荫下,有一石桥,桥身苍苔斑驳,这就是有名的“春晖桥”。

过了春晖桥,在象山脚下与小河之间一字排开的建筑是“晚晴山房”、“ 小杨柳屋” 和“平屋”,都是白墙、灰瓦的民居式建筑。沿河一条狭长的小路把各栋房子联系起来,这些老房子作为名人的故居,现在都由学校统一管理,黑漆的大门上掛了锁,常人是不能随便进去的。

“晚晴山房”是一代高僧“弘一法师”(李叔同)来白马湖时的斋居之所。他是在杭州的虎跑大慈寺出的家,现今在虎跑有一所他的纪念馆,里面陈列了许多他的字画。夏丏尊评论他总是做一样像一样:“少年时做公子,像个翩翩的公子;中年时做名士,像个风流名士;做话剧,像个演员;学油画,像个美术家;学钢琴,像个音乐家;办报刊,像个编者;当教员,像个老师;做和尚,像个高僧。……”。他演过“茶花女”,画过裸体画,最后在福建泉州园寂时,像卧佛一样涅槃,并留下了最后的绝笔“悲欣交集”。令人扼腕长叹,唏嘘不已。朦胧间,我仿佛见到了大师身上穿着破旧的袈裟,脚上穿着破僧鞋,背着一卷用破草蓆包着的旧铺盖,佝偻着身子,在白马湖畔的煤屑路上,踽踽独行的身影。

小杨柳屋是丰子恺在春晖中学教书时的居所,因为在宅前种了一棵杨柳树而得名。院门前有“玄关”,平面布置独特,小巧雅致。门自然是锁着的,我们这群不速之客无缘进到里面去看个究竟,无奈之中,发现双扇门中间有一条缝,可以窥见客堂中挂着的一幅丰子恺画像。

丰子恺是夏丏尊和李叔同的学生,在我的印象中是一位用毛笔作画的漫画家,专画一些儿童的可爱相和劝人为善、不要杀生之类的题材,他凭了“人散后,一钩新月天如水”这幅简洁洗练的毛笔画,成为了中国抒情漫画的创始人。其实他还精通音乐、国文和英文,做过春晖的音乐、美术、英语教员。他提倡“美的教育”,为春晖的校歌(唐诗“游子吟”):“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谱了曲,这首歌一直传唱至今。

小杨柳屋的东边就是著名的“平屋”,平屋前有一个院子,矮矮的围墙上还开了几个“漏窗”,从漏窗中可以窥见院中生长茂盛的花花草草,还有一个竹子搭的棚子,就如夏丏尊文中所描述的那个样子。夏丏尊翻译过“爱的教育”,並努力实践“爱的教育”。在春晖任“国文教员”时,举家住在这平屋里,在许多个“松涛如吼,霜月当窗,饥鼠吱吱在承尘上奔窜”的夜晚,坐在朝北的书房中,奋笔疾书写下了许许多多的散文,演绎了种种的故事,以一篇“白马湖之冬”享誉文坛。后结集为“平屋杂文”成为传世的不朽篇章。

夏丏尊十分热爱他的平屋,在上海病逝后,家人根据他的遗愿归葬于平屋后的象山上。他在这里俯瞰着他的平屋,眺望着对岸他十分牵掛的春晖中学。

当时在春晖任“国文教员”的朱自清还很年轻,住在“平屋”西侧的三间房里,与夏丏尊为邻,他主张“有信仰的教育”。在离开春晖后他就到北平的“清华大学”任教,于是写下了闻名于世的华章:“荷塘月色”。

与白马湖结下了不解之缘的名流还有:教育家民主革命家蔡元培、廖仲恺的夫人何香凝、一代画宗张大千、杰出画家黄宾虹、著名诗人柳亚子和教育家叶圣陶等。

我很赞同一位名人说过的话:“教育是一种理想,没有理想的教育是没有创造的教育;教育是一种追求,没有追求的教育是没有生命的教育。”,百年春晖正是这理想的追求者。

夕阳西沉,天色不早了,我们搭乘的汽车也要急着回去。我虽然游兴未减,意犹未尽,只得再望了一眼碧波荡漾的湖水和暮色中的远山,随着众人匆匆而别。

 再见了,白马湖!

 

 白马湖畔 - ningboren1944 - 宁波人1944

              春晖中学三位创始人铜像,左起:经亨颐(1877-1938)、陈春澜(1837-1920)、王佐(1853-1931)。(2010年摄)

白马湖畔 - ningboren1944 - 宁波人1944

     曲院(2010年摄)

白马湖畔 - ningboren1944 - 宁波人1944

           长廊(2010年摄)

白马湖畔 - ningboren1944 - 宁波人1944

    春晖桥(2010年摄)

白马湖畔 - ningboren1944 - 宁波人1944

     晚晴山房(2010年摄)

白马湖畔 - ningboren1944 - 宁波人1944

    小杨柳屋(2010年摄)

白马湖畔 - ningboren1944 - 宁波人1944

      小杨柳屋中丰子恺像(2010年摄)

 白马湖畔 - ningboren1944 - 宁波人1944

      平屋的院门(2010年摄)

白马湖畔 - ningboren1944 - 宁波人1944

    从漏窗中看平屋的院子(2010年摄)

白马湖畔 - ningboren1944 - 宁波人1944

    平屋前的白马湖(2010年摄)

白马湖畔 - ningboren1944 - 宁波人1944

    白马湖之春(2010年摄)

 

  评论这张
 
阅读(13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