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宁波人1944

日月如梭,人生如梦。

 
 
 

日志

 
 

盛老师  

2010-01-04 10:46: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中学时代是在宁波二中度过的,那是五十多年前的事了。宁波二中在月湖南端的竹洲岛上,“树影婆娑、波光潋滟”,环境十分优美。据说早在北宋就有人在这里办学,一直绵延不息,民国政要蒋介石先生等还捐资在这里建了一座三层楼的校舍,至今犹存,岛上还有两棵活了几百年的大树,算得上是不可多得的“古树名木”了。

 

盛老师 - ningboren1944 - 宁波人1944

三十年代的竹洲岛全景,图中右侧为蒋介石先生等捐建的三层教学楼。(2009年选自网上)

 

也许是我办事认真,凡事一丝不苟,在初、高中长达六年的时间里,同学们一直选我做“生活委员”。生活委员其实就是做班级的后勤工作,是没人做的苦差使,主要工作有两件:一件是负责除四害讲卫生,把班上同学们消灭的苍蝇、蚊子、蟑螂、老鼠的实物经统计后报到学校的卫生室去。因为要“以身作则”,所以我在课余时间带头打苍蝇,消灭苍蝇的数量全班最多,学校为此把事迹报到市里去,居然成为市除四害讲卫生积极分子,奖状发下来贴在家里的墙上,邻居都夸是有出息的孩子,心里美滋滋地活了好一阵子。

另一件事是买饭票,学校为便于管理,规定学生买饭票要由班级生活委员收钱后统一到总务处去买,于是我就经常来回于总务处和教室之间。“一回生,二回熟”,就渐渐地与总务处卖饭票的盛筱芳老师熟悉起来了。

盛老师三十左右,瘦高的身材,白净的脸面,短发,戴着一副白框的近视眼镜,镜片象玻璃瓶的底,一圈一圈地泛着光。冬天老是穿着一件自己织的浅红色的毛线大衣,围着一条紫红色的毛线围巾,为防止毛线大衣的袖子磨损,在袖子上又套了花布做的“袖套籠”。她怕冷,一到冬天,手上就生起了很多冻疮,为便于工作,又要保暖,就经常戴着用毛线织的露指手套。

 总务处的办公室设在岛中间的一座灰瓦坡顶的四合院东厢房楼下。东厢房已经很古旧了,室内石板铺地,墙上装着老式的木移窗,连窗台墙也是用石板併起来的,窗两侧是木板墙。夏天西晒,冬天吹西北风,是四合院中朝向最差的房间。特别是在冬天雨雪天气,阴冷潮湿,房里又没有采暖,风呼啸着从缝隙中吹进来,如刀割一样。每次我去买饭票,只见盛老师蜷缩着身子坐在北窗前,见到来人就推开窗扇,一阵寒风灌进,冻得她面无血色,浑身哆嗦,下意识地用嘴对着双手呵气,活动一下冻僵的手指。

一天上午去买饭票,人群拥挤,好不容易轮到我时,突然响起了上课铃声,我付了钱后,就匆匆离去。课上到一半,忽然想起我还没有取饭票呢!如果不小心留在柜台上,被人“顺手牵羊”地拿去,我怎么赔得起啊!急出一身冷汗。下课后急忙赶到盛老师处,话都说不出来。盛老师和颜悦色地劝我慢慢讲,听完我的话后,她说因为人多,她也不在意,如果没有被人拿走,应该还在她那儿,待下午对帐后要我再去,放心好了。但我怎么放得下心啊!这天我就一直在忐忑不安的期待中度过,下午两节课后我又迫不及待地去了。她微笑着说:“你受惊了吧!”接着把一叠早已准备好的饭票推给我,叫我以后要小心点,“越是忙,越是乱,越是要镇静,要记住这次教训啊!”她语重心长地说。

六零年困难时期,为减少城市压力,国家“动员”从农村入城的人员和城里的闲散人口把户口迁到农村去。当时学生的户口已统一迁到学校,由学校管理。学校知我曾在农村生活,也就在“动员”之列,盛老师把消息通知了我,我向她诉说了我的苦难生活,我的父亲早亡,如果到农村去,生活更没有保障,所以不想迁,她十分同情我的遭遇,并悄悄地告诉我,我的户口在迁到学校之前是城市户口,可以要求迁回原街道去,叫我自己先去向教导处说,随后她也会如实去反映的。不久学校经过调查,情况属实,此事也就不再提起。盛老师帮我避免了一次被罚作“二等公民”的厄运。

六二年考上大学后,我去学校迁户口和粮油关系。已经暑假了,盛老师还在那炎热的屋子里上班,一见到我,一脸高兴的样子,就像见到了自己的亲人:“恭喜你啊!终于考上大学了,你是我校第一个接到录取通知书的人!我早就把户口迁移手续给办好了,一直在等你啊!”说着就从抽屉里把证件拿了出来交给了我。“以后回宁波多来学校走走啊!”我真感谢她这几年来的关心和照顾!千言万语一时也说不出来了,只向她恭恭敬敬地行了个礼,说了一句话:“盛老师再见!”。可是,由于各种原因,此后一直没有再见到过她。

盛老师的丈夫是本校教历史的陈贤坚老师,为人和蔼可亲,有很多次做过我们的监考老师,在我们答卷时,他就一个人静静地坐在窗边沉思。也许是悟出了人生的真谛,也许是感到了家庭的温暖,他的脸上往往会情不自禁地露出满足的笑容,于是同学们就戏称他为“咪咪笑”老师,他也并不在意。

后来,文化大革命来了,一场全市“批斗大会”在市体育场召开,宁波二中的师生们也都去参加,场地上挤满了黑压压的与会群众。当批斗大会开得正酣时,天公不作美,忽然阴云密布,顷刻之间下起了倾盆大雨,人群顿时骚动起来,会议组织者无能,控制不了局势。为了避雨,近万人涌向广场的出口,但出口比较小,前面的人一时出不去,后面的人争先恐后地像潮水一样涌了上来,势不可挡。就在此时,有学生跌倒了呼救,跟在后面的陈贤坚老师没容多想,奋力把学生从地上搀扶起来,学生得救了!但陈老师却被后面的人撞倒了,人们控制不了自己,成百双脚从他的身上踩过去!陈老师最终没有再站起来,陈老师被踩死了!一位学生们敬爱的老师,一颗伟大的心灵离我们而去!

第二天人们发现广场上留下了成百上千双逃亡者的鞋子,谁又能说得清是哪双罪恶的鞋子夺去了陈老师的生命!

我无法想象盛老师得知这个噩耗时,她悲痛欲绝的样子,她瘦弱的身躯是怎样承受得住这么沉重的打击?她是怎样慢慢地抚平心灵的创伤?她以后的生活是怎么一步一步地过来的?

后来,盛老师含辛茹苦地把两个儿子养大成人,据说大儿子又得急病身亡,真是祸不单行啊!

又记,据调查,在这次体育场事件中,仅宁波二中师生被踩死者就达十四人!惨哪!

 

 盛老师 - ningboren1944 - 宁波人1944

  在岛上生存了几百年的沙朴树,是竹洲历史的见证人。(2010年摄)

 

 

 

 

 

 

 

 

 

 

 

 

 

 

 

 

 

 

 

 

 

 

 

 

 

 

  评论这张
 
阅读(14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