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宁波人1944

日月如梭,人生如梦。

 
 
 

日志

 
 

江西考察记  

2009-05-06 10:05: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是1968年的初夏,文革已进行了好几个年头,学校早已停止上课和招生,工厂、企业也处于半停工状态。上海市几十万知青的安置成了社会问题。去年,我们算是大学毕业了,因为“文革”,在学校滞留了一年等待分配,暂在上海的郊区农村,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

一天,我正在田里与同学们一起劳作,忽然间我班的造反派头和额头有绺白毛的校革会头一起找到我,说是因为革命的需要,组织的信任,要派我去江西考察办农场的事,马上就得出发。校革会的头还破例跟我紧紧地握了握手,拍了拍我的肩膀,一副期待的模样。那时,是革命化和军事化的年代,说走就走,你敢顶撞造反派么?

几十年后与一位在珠海工作的同学谈起这件事,他大笑起来:“什么信任!你还蒙在鼓里呢!当时学校里发现有人在厕所的隔板上写打倒江青的“反动标语”,满世界地找“反革命”,我班造反派头对你有些看法,就把你的笔迹报上去核对,还派人暗中监视你的行动,幸亏那个“反革命”找到了,才洗了你的不白之冤。”而当时我却浑然不觉,我行我素。可知人性之险恶,回想起来令人心寒哪!这是后话,此事暂且不表。当时我确实受宠若惊,立马打起铺盖,高兴地去报到了。

从上海乘火车到南昌后,我们这一大群考察队伍,被分成五、六个小分队,分布到江西的各个角落去。

我们这个小分队有十来个人,我校的有三个人,另二位是其他系的,还有师大的二个,卫校的一个,中学红革会有四、五个,其他还有设计院、建筑公司、农业局、林业局等各有一人,他们年纪都比我们这些学生要大。领导这支队伍的是中学红革会小金他们和一位年约四五十岁的老干部,我们称他为队长。

小金一脸稚气、满腔热情。黑黝黝的脸,扎着二条小辫子,总是穿着一套洗得发白的军装,二个袖子卷得高高的,浑身好像总有用不完的劲。正处在“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的年龄。我们这些大专院校来的学生、明显地成熟了许多,大多默默地完成自己的工作,不多说话。那些从各个局、院抽调来的人则更老成持重,他们在上海都有家,都有上海户口,上海人视户口如生命,万一农场办成了,他们会安心在江西落户?反正各人都有各人的心思,不说出来罢了。

小分队乘汽车从南昌出发沿赣江过吉安,那时候吉安只有一条街,好像还是泥结碎石路面,两边房屋大多二、三层。晚上我们抵达新干县,住在县招待所里。招待所很简朴,甚至显得简陋。木框架、泥墙围护、坡顶灰瓦、灰泥地坪,与一般民居无异。每人一张硬板床,因为疲劳,我们倒头就睡。

第二天一早,我们就下乡步行到一个小山村去,这个小山村离鸡乐峰不远,边上有条小溪,流水潺潺,溪上有一座石拱桥,村口有一棵百年大樟树,树干要七、八个人才能合抱,浓荫下有几只耕牛卧着休息。泥墙和灰瓦顶的民居错落有致地散落在不大的台地上,村里的小巷铺着青石板、两边的墙上爬满青苔和紫藤。透过半掩着的门,可看到人家小院里的人影,这是一座古老的山村。

村里腾出一栋房给我们小分队办公和住宿之用,我和建筑公司的小黄被安排在西侧的搁楼上,楼上有一小窗,可以通风和采光,不出外时,我们就坐在窗边做些内业工作。小黄是上海人,是建筑公司的施工员,隔几天就可收到他女朋友从上海写来的信,然后躲在角落里,仔细地咀嚼着信中的文字,幽幽地做着他的美梦。

我们就这样以此小山村为基地,早出晚归,走遍了周边的山山水水,这里是红土地,多丘陵,植被稀少,沟壑纵横,成片的高大树木不多见;民风朴素,居民多在小片的梯田上种植水稻。村村之间是步行土道,民房多是木框架,夯土墙,瓦坡顶。最有特色的是,几乎每个村都有一个大水塘,作为生活水源。

我的工作是在现场绘制各个生活基地的地形图,回去后,再在地形图上规划道路和宿舍、食堂、浴厕之类的建筑物,小黄就根据我的规划图估算出每个生活基地的造价,这样先期的生活投资就有一个大概的轮廊。当时就觉得这么多的知青来了,生活安置会是一个大问题。其余的生产问题,农业局、林业局的队友也在考虑,但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这样过去了许多天,大家都很努力,在向导的带领下,一出去就是一整天。中午我们在村民家里“派饭”吃,这是革命年代里定下来的规矩,干部在外,就在老百姓家吃“派饭”,好像是交钱的,每人几毛钱吧。伙食标准家家几乎一样:红米饭,辣乳腐。红米饭香软可口,辣乳腐很辣,很下饭,一餐半块就够了,所以主要是吃饭,三碗下去好像还没有吃饱。吃完了饭老是在想一个问题:江西是红土地,这红米饭是否与红土地有关系,农业局来的人也解释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天雨,我们就在家里做内业。有时候就去串门,一次我们到一座有些年代的民居里,木门窗上有精致的雕刻,砖墙用青石做勒脚,天井和客厅都用青石板铺地,家具也是明清样式,是一户比较富裕的人家。女主人徐娘半老,热情地为我们表演了一套她的绝活:她拿出剪刀、红纸差不多能在一分钟内剪出一种式样,如龙凤呈祥、喜事成双等等,都是吉祥的内容。我惊叹在这样的山沟沟里,竟也有我们民族艺术之花绽放,可惜在当时没有发扬光大的机会。

我们也去参加过一次赶集,大清早,走十几里山路,到了一个小镇上。人山人海,路两旁大多摆着是土产,如蘑菇、竹笋、青菜、毛豆之类,都很新鲜。我们买了点野生毛桃分着吃,口味很酸,皮上的茸毛清晰可见。我趁机在镇上的邮局里发了份电报给在校的一位同学,询问分配的事情,害得他花了五毛钱给我回了电。要知道,当时的五毛钱之于我们穷学生是一个月的零用钱,因为穷,我也没有及时还给他。

过了几天,小分队开会,说是总部要在南昌听取各小分队工作情况汇报,队长苦于没有像样的书面材料,要大家想想办法。我就把整理好的知青点规划的几张纸交给了队长,队长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去了。过了几天,队长很兴奋地回来了,说是原以为没有什么东西好汇报,其实其他小分队也一样,当他拿出我的规划材料时,居然受到了总部的表扬,说是工作踏实,连知青点要多少钱都算出来了。于是,我受到了另眼相看,小金他们还特意打报告,要求在考察后,把大专院校的学生留下来。红革会中一位红扑扑脸的女孩见我衣着朴素,悄悄地对我说她最讨厌衣着光鲜的人。

一连几天,大雨滂沱,我们不能到野外踏勘,就只能窝在家里开会学习。一天半夜醒来,听到屋外有异样水声,再仔细一看,发现楼下已经进水,水高近一尺,厚厚的泥墙浸泡在洪水之中。天亮后发现,村中人家大多进了水,村庄四周都有湍急的洪水在流,我们被洪水包围了!

小金他们热情真高,“初生之犊不畏虎”,把裤脚卷得高高的,每人拿了一支竹杆,说是去探测周边的水情,队长劝他们不要去,有危险哪!如果人被洪水冲去了,怎么办?设计院的一位壮实的队友提出愿意护送他们去。最后,他们还是执意去了,那时候又没有什么手机之类东西可以通信息,大家都替他们担心,到了傍晚,一个个像落汤鸡一样回来了,说是确实好险啊,以后几天就不敢再出去了。

水势越来越大,村中仅香樟树一带地势较高,村人聚在此地,一筹莫展。队长他们一看情势不对,派人坐木筏渡洪水到县城打电话向总部求救,惊动了江西省革会。新干县特地派了一辆拖拉机来接我们,我们就带着铺盖行李分乘竹筏渡过湍急的洪水到了对岸,总算有惊无险,隔岸看着我们的村民,对于我们这批逃亡者,不知是如何想法,面对这滔滔洪水,他们又是如何生活下去的?

我们在县招待所里休整了几天后,听到了一个惊人的消息:有十几个中学生从上海步行来江西,快到这里了!青年人有一股使不完的劲,他们认准了一个理想,一个信仰,就会拼命去做,不达目的,决不罢休,真是“自古英雄出少年”啊。后来才知道,原来他们也是与小金一起的,听说小金作为先遣队己在江西踏勘,他们迫不及待,为了表决心,就干脆步行到江西来了。

那是一个上午,县里动员机关工作人员、商店的营业员等几百人在马路两旁列队欢迎他们,只见上海知青个个灰头土脸的来了,有位女学生还生了病,要人搀扶着才能行走,已经走了廿多天了啊!他们暂时被安排在一个大仓库里住宿。那时候物资供应紧张,食品也成问题,县里杀了一条狗招待他们,在仓库前的院子里,狗肉被放进一口大锅里,架着火烧,大半个小时后,空气中渐渐地弥漫着一股狗肉的香味。还没等狗肉熟透,一个男孩子已迫不及待地大吃起来,他们已经很多天没有吃到像样的饭菜了,他们已经连续走了千把公里的路,他们还是小孩子啊!

这时候,各小分队的领导正集中在南昌总部开会,讨论是否合适在江西开办农场的问题,各小分队都汇报调查结果,结论竟十分一致:江西省不合适办大型的农场!于是市革委会就命令我们这群从上海各行业、大专院校、中学等部门抽调来的人一律回原单位去,于是我的人生道路也就向另一个方向发展了。

小分队准备回上海时,小金作出了至今都令人敬佩的决定:她不回上海,她要与这些从上海步行来的知青一起留在江西。后来,国家政策知青可以返城了,他们也没有回城,大约在八几年吧,我在江西日报上看到大幅报道小金他们在江西的事迹,他们已经成熟了,他们是一群坚持自己的正确方向,永不言败,值得我们尊敬的民族的脊梁。

回上海后,小分队的人还在市里聚会过一次,许多人都来了,包括中学红革会的人。过了些时候,我班的毕业分配已成定局,我也快要离开上海了,一天,队长又通知我们,说是红革会的学生要到大兴安岭去了,要我们去送行。到了火车北站,只见人山人海,红旗招展,热闹非凡,火车车厢里挤满了知青,很多人从车窗里伸出头来含泪向亲友告别。

火车快启动了,突然间我看到了那位红扑扑脸的女孩,她站在车厢门口,整个身子探出车外,做出亮相的姿势:一只手拉着门边的把手,另一只手挥着向人们示意。她显然也注意到了我,弯下身来,轻声地说:“你分配到什么地方?”“杭州”我回答。她沉思了一下,突然,坚决地挺起胸,随着火车的开动,又去重复她的挥手姿势,头也不回地去了……。

她到了哪里了?返城潮时她回来了吗?她现在生活得好么?

 

江西考察记 - ningboren1944 - 宁波人1944

     赣江风光(吉安白鹭洲,2009年选自网上)

  评论这张
 
阅读(1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