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宁波人1944

日月如梭,人生如梦。

 
 
 

日志

 
 

西湖建筑队  

2009-03-02 09:06: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我大学毕业时,正值“文化大革命”,大家都认为知识分子是属于第九类的坏人,因此必须到最基层最艰苦的地方去接受工人阶级的再教育。

在学校的安排下,我的怀里揣着“户口迁移证”、“粮油关系证”到杭州的“西湖建筑队”去报到。西湖建筑队是西湖区属的小集体单位,在松木场弥陀山的西侧,省府大楼的后面,据说这里原来有一座规模宏大的弥陀寺,弥陀寺废了后,还有一些幸存的建筑,在这些建筑里住满了不知从哪里搬来的居民。松木场是一个地名,我去的时候,只见有一片与内河相通的脏兮兮水面,四周是破旧的居民木头房子。这里过去是四乡乘船来的香客上岸的码头,他们去弥陀寺烧香,或者到更远的灵隐寺去。

西湖建筑队就建在原弥陀寺山门前放生池的位置上,四周围了圈一人多高的土墙,里面的地势比大门前马路明显低了许多,大门旁的一颗高大的香樟树是弥陀寺兴盛时的遗物。正对大门立了一块铁皮做的像照壁一样的广告牌,上面用油漆画了伟大领袖和他最亲密战友在天安门城楼上招手的画像,人像有点变形,画面色彩单调,想不是专业美工的作品。广告牌的后面则是杂乱无章的房子,空地上到处堆满了钢筋、木材和各种建筑构件的半成品,像是一个仓库的大堆场。唉,这就是我要工作的地方!

西湖建筑队的工人大多来自东阳,东阳地方地少人多,手工业发达,有出外务工的传统。他们都是离别父母、妻儿的年富力壮的进城打工者,一般一年只回家一次,除了工作,很少有娱乐活动,生活的寂寞可想而知。这些人大多是技术工人,所以必须在城里招一些做辅助工作的“普工”,普工基本是街道推荐的待业妇女,她们吃苦耐劳,干的是工地上最苦、最累的活,得到的工资则比技术工人少了许多。相处的时间长了,技工和普工在工地上互相打打闹闹是常有的事,也算是阴阳不调的补充吧。

工人们居住在毛竹搭起来的简陋的工棚里,屋顶是冷摊瓦,雨大一点会飘进小雨,地面是水泥地,黄梅天会冒出水来,睡的是毛竹搭的连在一起的通铺,铺位只用蚊帐隔了一下。晚上,只要谁稍微动了一下,大家都会感受到。偶而,有谁的老婆来探亲,没有地方过夜,就只能挤在他老公的铺位里。

我受到了礼遇,被安排在比竹棚好得多的砖混结构房中。同室是一位造反派的头头,姓潘,台州人,他壮实、健硕,四十岁左右。我们平时不多说话,互相间好像有一定的距离。只见,有一个胖胖的女人经常来找他,有时会带点好吃的菜给他下酒。老潘没有脱产,他说我们不是国营单位:不上班、闹革命,国家照样发工资。每天他很早就起来到很远的工地去上班,晚上回来已汗流夹背,筋疲力尽了。

这样过了些日子。有一天,他脸色阴沉,说是单位内的另一个造反派头头与他不合,要搞他,他可能在最近要被抓去坐牢。他在乡下的母亲会来取走他的衣物,要我帮助整理一下。我不知道他犯了什么罪,也不便问他。果然,几天后的晚上,单位里开了批斗大会,派出所里穿制服的人给他戴上了手铐带了去。灯光下他惨白的脸,无可奈何的样子,至今记忆犹深。接下来,许多普工被一个接一个带了去问话,要她们承认被老潘强奸了,如果不肯讲,就关一个晚上。这些人害怕被家里老公知道,就都承认了。听说只有一个人没有承认,她就是经常找老潘的那个胖女人,她坚持说她是愿意的。里面传出话来说,有七个、八个了,后来说是有二十多个了,再后来说是被判了十年徒刑。

自此就一直没有见到过老潘,直到最近去了一趟杭州见到了老蒋,才知道他后来被放出来了。生活一直没有着落,到处打零工,老蒋有时还二百、三百的接济他,后来就不见来了。大概老了吧?

老蒋是我到了西湖建筑队以后不久就认识的,那是一次批斗大会,主席台的两边照例了站了四、五个地富反坏右分子,都低着头,显得很老实的样子。我发现有一个瘦高个子衣服穿得特别破烂,补钉上面加补钉而且铁锈斑斑,我问身旁的人,说是钢筋车间的右派分子老蒋。我感到好奇,就仔细地观察起来,突然四目相视,他有一双睿智的眼睛!大会中,不时有人领着高呼口号:“打倒地主分子XXX”、“打倒右派分子蒋XX”,尽管开会的内容与他们根本没有关系。

后来,慢慢地听说他是文科毕业的,因为在“历史研究”刊物上写了关于陈胜、吴广农民起义的事,与当时官方的看法不一致,就被打成了右派。右派分子是要开除公职的,连户口也得迁回原籍,于是他就来到了这个最基层、最穷的施工单位做工,不想也没有逃过群众专政的眼睛,成了专政的对象。

他的最低要求,用他自己的话来说,保住性命就可以了。为了保命,他得拼命工作,在车间里别人用五、六下才能砸断一根粗钢筋,他只用二下就砸断了;利用业余时间,他还学会了做工程预算、钢筋翻样、甚至能绘一般的工程图纸,这些是本科毕业生才能做到的工作。

在这个文盲成堆的群体里,可是件了不起的事情,因此得到了革委会何主任的青睐,常常要他做工程决算和画些图纸,这样可以不去做繁重的体力劳动了,为了不致引起一些人太多的妒忌,他就成天穿着那件染满了铁锈的补丁衣服,见了人弯着腰,一副谦卑的模样,过着看人眼色的日子。

因为工作的关系,我就同老蒋熟悉起来,他还要了我画的几张图纸,说是回家可教孩子。我在结婚时,因为工资低,买不起手表,向他借“欧美茄”手表一用,他很爽快地答应了,在当时手表可是高档消费品,一般是不随便借人的。

多年以后,我才从一本权威的杂志上知道,老蒋的父亲是中国最早研究中国小说史的学者,浙江诸暨人,家中藏书盈屋。鲁迅先生尊称他为“先贤”,尽管他的年龄比鲁迅还小几岁。可惜积劳成疾,过早去世了。

革委会的何主任是一位瘦小的老头,也是从东阳来的,他在工人中享有极高的威信,能平衡造反派中各派的分歧,使单位保持稳定。他患有严重的气管炎,特别在阴冷的冬天,常常会病得脸色发青,他抓生产可决不马虎,病得再重,他也坚持亲自到工地现场去解决生产问题。因此在文革中,即使外面武斗再严重,许多单位发不出工资,可西湖建筑队照样人财两旺。

何主任对我比较客气,夸我专业知识不错,他说原以为像他们这样的单位分配来的大学生一定会比较差点,没有想到我解决了他的许多生产问题。他配给我一辆半旧的自行车,那时候一辆自行车就像现在拥有一辆轿车一样。我用这辆自行车,在星期天跑遍了杭州的各处景点,特别喜欢沿着湖滨的环形道,边呼吸雨后的新鲜空气,边欣赏西湖的美景。

有一次,我对他说,如果拥有用于后张法施工的千斤顶的单位就不是一般的单位了,他竟化重金从东北的四平买回了二台,尽管这种设备使用率不是很高。我很感谢他对我的信任,他经常带我去工地到处走,渐渐地我发现他有一个癖好:每次在街上发现有漂亮的女人走过,他会张大嘴巴、目不转睛地盯着看,一直到那位女士在视野内消失。开始我总有点反感,后来想想也没有什么不对呀,世人都有爱美之心,男人看到漂亮的女人总会多看几眼,甚至还会回头再看一眼。他无非直率点、张扬点吧了。

何主任不但抓生产,还很重视政治工作,小陆就是在他要求下进来的。

小陆是我在西湖建筑队里最要好的朋友了。那时大学不招生,高中毕业后,他就被队里招来在政工组工作,我们年岁相近,意气相投,说话比较投机。夏天,杭州的气候非常闷热,我们就相约到保俶路的西瓜摊买西瓜,找个隐蔽的角落分着吃;单位的食堂里有好的菜,谁先知道了,就打个招呼,早点去排队等吃饭。我结婚后,孩子多病,医药费支出很大,他知道了,主动替我申请补助。后来我要调工作回宁波,他三番四次替我去建设局人事科联系。回宁波前,还到西湖租了条船,邀了五、六个同事一起游湖为我送行,颇有点李白的诗“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的意境。没有多久,我真的要走了,他特意借了辆三轮车,亲自骑着,把我和行李带到了火车站。

后来小陆考进了大学,毕业后又回到原单位当上了经理,把单位搞得红红火火。有一次我到杭州去看他,他盛情地把我请到他家里。时值秋令,他买了很多螃蟹请我吃,边吃边回忆快乐的时光。再后来由于工作成绩出色,他被市里提拔做了副局长。在我的朋友中,竟然出了个做官的人材。

岁月流逝,物是人非,西湖建筑队的人换了一批又一批,西湖建筑队也由小变大,由弱变强,先是成为市级的建筑公司,后来独立成为省内外有名的甲级施工企业,于今是不可同日而语了。

 

西湖建筑队 - ningboren1944 - 宁波人1944

      美丽的西子湖(2008年摄)

西湖建筑队 - ningboren1944 - 宁波人1944

    82岁的老蒋在西湖边踽踽独行(2008年摄)

  评论这张
 
阅读(11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