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宁波人1944

日月如梭,人生如梦。

 
 
 

日志

 
 

金峩寺之缘  

2009-12-16 11:32: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五八年秋,我正在宁波二中上初二,那时候提倡“教育与生产劳动相结合”,学生要定期去参加工农业生产,宁波二中的劳动基地是在横溪的金峩山。于是全校师生就轮番去金峩山开荒种红薯,我们是低年级,待到我们去时,大局基本已定,红薯已经生根长藤了,只待我们去维护。

领队的是班主任周其昌老师,当时三十岁左右,正年富力壮,他教生物课,为人严肃认真、仪容整洁,理着西式头,经常穿着一套干净的灰色中山装,风纪扣紧紧卡住脖子,做事按部就班,生活很有规律。他说每天早上看完报纸才吃早饭,然后到学校上班,一天工作完后,又回家吃饭,几乎可以做到分秒不差;又很讲究卫生,他说不能随地吐痰,有了痰就应该吐在手帕上,待回家后再冼掉,那时候没有纸巾,这样做是很高规格的文明了。周老师的家在月湖边的一条小巷内,离学校不远,我到上海上学后,一次寒假去拜访过一次,他住在一幢中西合璧的房子里,临大门有一条木楼梯直达他的卧室,卧室的地面铺着金漆地板,在当时来说,住房水平算是不错的了。

那时候,宁波至横溪不通公路,天才濛濛亮,我们就到江东的船码头集中,乘“航船”而去。也许是没有了上课、考试的束缚和压抑,小孩子的天性一下子併发出来,一路兴高采烈、谈笑风生,俱当作是秋游了。两岸水乡风景尽收眼底,不时有白墙灰瓦的村落掠过,一片片发黄待收割的稻田象地毯一样铺在大地之上。河面隔一段距离就横过一座石桥,石桥的栏板上都刻有桥名,大多为乡贤名士所题,桥名典雅、书法苍劲古朴,桥洞两侧一般都涂上石灰,说是为了防止夜航的船碰上桥脚。航船在两桥之间撑起风帆行驶,船速如箭,船头击水之声潺潺,不绝于耳,要过桥洞时,则把桅杆放倒,并高声呼喊对面来船避让,过后再继续竖起,如此这般,舟人十分辛劳。

午后才到达横溪上岸,吃了从家里带来的干粮,就向山上进发,从横溪以南到金峩山,几十里山路只有步行了。山路全用卵石铺砌,几百年来的人行物辗,打磨得十分光滑,路宽约二人并行有余,沿着山谷蜿蜒而上,时而路边是农田,时而是山村,最多时候是川流不息的溪水,水质清洌,可见小鱼在水中游动。不时碰到青壮山民背了二、三支毛竹从山上疾行而下,毛竹丈余,末端就拖曳在地上,山民的另一肩用一根木棍挑住毛竹,以均匀双肩的荷重,木棍的头上带叉,休息时就用叉把毛竹撑住,并不把毛竹全放在地上。

傍晚时分,一行五、六十人的队伍快抵达山腰的金峩寺,远远望去,寺院气势恢宏,四周群山环抱,松柏参天,烟霞缭空,如人间仙境。想起了王安石的诗句:“村村桑柘绿浮空,春日莺啼谷口风。二十里松行欲尽,青山捧出梵王宫。”应该就是这样的意境,只是已是“秋日”了。后来查阅资料,金峩寺始建于唐,距今已一千多年了,几经兴废,最盛时有大型殿堂六座,廊庑楼阁三百多间,在宁波的寺院中,地位仅次于天童寺和阿育王寺,为第三大名刹。蒋介石的原配夫人毛福梅曾在此居住达八年之久,宁波华美医院的创建人德国克利夫人更在此养身诵经达三十年。但在我们去时寺内已无僧人,偌大的一所寺院就任由我们师生住宿,寺内建筑基本保持完整,如果稍加修缮,定会成为旅游的好去处,但那个时候又有谁会想得到呢?

我们这群年轻人有幸在这里息宿。在大雄宝殿上铺了些稻草,再铺上自己带来的铺盖,用绳子拉起蚊帐,男学生们就在这里席地而眠。大殿内慈眉善目的释迦牟尼像和两边凶神恶煞般的十八罗汉都用篾席遮挡,免得我们晚上害怕。又在门外设一便桶,晚上就在此小便,早上轮流抬到厕所去倒掉,解决了起码的生活要求。女学生们和周其昌老师则住在一栋西式小楼的楼上,也许就是当年毛氏或克利夫人的住所吧?周老师带了一只当年也算时髦的袖珍矿石收音机,每天收听新闻和气象预报,成为我们获知外界信息的唯一来源。

寺后有一座大厨房,厨房里有几口大铁锅,为当年近千僧人煮饭之用。厨房边有一条终年奔流的溪水,用一条半爿毛竹从溪水中接水,就成了名副其实的“自来水”,水质十分清甜可口,学校派了一位食堂师傅专为我们做饭。

晚上没有电灯,天一黑就得睡觉,我们过上了“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田园生活。也许是睡得太早,也许是难得大家住在一起,孩子们兴奋不已,于是大殿内热闹非凡,有说笑话的,有装怪叫的,有谈天说地的,不一而足。周老师怕影响第二天出工,不得不经常来督促,但往往是周老师前脚来了,殿内就肃然无声,后脚走了,哄笑又起,顽皮不堪,如此一夜得好几回,才能渐渐平息下来。

半夜,朦胧之中忽闻万马奔腾之声,以为大雨滂沱,明天不用出工了,各自暗暗庆幸。但早晨起来一看,并无夜来下雨的迹象,不久红日高升、阳光普照。原来,深夜万籁俱寂,寺后的溪水流声就显得十分响亮,我们当作是下大雨了。

我们的劳动基地是在金峩山顶,距金峩寺又得走约一小时的路程,且坡度陡又为土路,走起来十分吃力。其间有一段路比较平缓,可以让大家舒口气放松一下筋骨,于是就亲切地称它为“幸福路”,但好景不长,走完后又是一段长长的陡坡才能到达山顶。山顶海拔有六百多米,由于高寒植被稀少,按现在的环保知识,是不能开荒的,否则会加速水土流失,但那个时候谁管得了那么多?前几批来的高年级同学已经开垦出了一条条阶梯状的梯田,在梯田上种了些红薯、土豆之类的杂粮,红薯的藤已长出地面,但稀稀落落,并不茂盛,也许是寒冷和缺肥之故。我们的工作是去除杂草和松土,并不繁重。

一天,我忽然发现山坡上有一种草的根茎像“人参”,告知要好的同学,大家一起采集了不少,当作宝贝藏着,好事者报告了周老师,以为是从农民的田里偷挖来的,食堂的师傅不信是“参”,牙齿一咬,说是生姜!于是全被收缴,留着做菜了。

山顶上气候变化无常,时而阳光明媚,时而云雾环绕,有一次浓云密布,电闪雷鸣,忽然下起瓢泼大雨,大家又没有带雨具,衣服被淋湿后,个个像只落汤鸡,好不容易逃到前两批同学搭的棚子里,棚子四面通风,穿了湿衣服的身体冷得浑身发抖,周老师动员大家把外衣脱去,擦干身子,就觉得暖和了许多,平时一本正经的周老师,终于在学生面前露出了他壮硕的身躯。第二天还是有不少同学得了感冒,咳嗽不已。

学校在寺里养了十几只山羊,周老师以为我曾在农村生活,懂得放羊的知识,就叫我去放牧,我说就试试吧!哪知羊群一从栏里放出,就纷纷跨出山门,径直往附近的山坡上而去,原来它们是识途的!我只得跟在羊群后面奔跑。忽然一条碗口粗的金黄色蟒蛇从寺院的围墙下窜出,在羊群和我之间穿路而过,约有三、四米之长!好在这条蛇大概是在寺院里修炼过的,倒与人畜秋毫无犯,自顾自扬长而去。羊就在山坡上自己吃草,我渐渐地发现其中有一只“头羊”,其它羊都是随它而动的,才吃得半饱,忽然头羊朝着一条小路而去,羊群就呼啦一声都跟着去了,越走越快,我只得紧跟其后,生怕羊群丢掉了,跑得大汗淋漓,转过一个小山坡,眼前一亮,原来是到了寺院的后门,羊群自己回栏里去了,真是一场虚惊!食堂师傅说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我说我控制不了它们,是它们自己跑回来的。不是我放羊,反倒是羊放我了!此后就不再叫我去了。

还有一个插曲呢!我们在食堂吃饭也象在学校时一样,凭饭票买饭。一天,忽然发现我的饭票丢了,对我来说这可是件大事,我的助学金都用来买饭票了,再也没有多余的钱,就要饿肚子了!怎么办?就去报告周老师,周老师与饭师傅商量就先记帐吃吧!尽管如此,这两天我可是萎头萎脑了,老是想着能找回来多好!心里默默求菩萨显灵,派一位“仙童”把饭票送回来,一天数遍。过了几天,可真有村童把饭票给送回来了,说是在路上捡到的,见印有“宁波二中”字样,就知道是我们这里的,也不待谢转身就走了,可见山上民风淳朴,路不拾遗,让我感动不已。

我们在金峩寺也就待了一个月的光景,后来天气渐冷,带着的衣被也不够,周老师怕大家生病,就带着我们回宁波了,自此后学业繁重加上政治运动不断,大家自顾不暇,谁还有心情再去顾及金峩寺的兴衰呢?

岁月匆匆,几十年过去了,金峩寺的经历依然历历在目,如影随形,挥之不去。特别是我这个学“建筑学”的人,自觉与金峩寺有缘,有责任关心金峩寺的前世今生。于是经过打听,知道如此精妙绝伦的古建筑群竟然在文革中被毁于一旦!阿彌陀佛!罪过!罪过!

自古衰极必兴,近来国势日盛,据说佛门弟子要按唐制全面恢复古寺,重振金峩寺的雄风,这可是流芳百世的好事啊!但我以为此事要好好斟酌,不要仓促成事,否则是会遗恨终生的。就风格而言不一定拘泥于所有建筑全都恢复唐风,可根据有纪念意义的人文轶事,建造一些各朝代形制的建筑也未尝不可,如有毛氏和克利夫人的事迹,恢复一座民国时期洋式小楼又何妨?反而更显得古寺的深邃文化底蕴和博大精深的建筑文化,千年古寺的风貌是慢慢形成的,在历史的长河中缺少了一环,不会觉得令人遗憾么?

一时找不到金峩寺全盛时期更多的资料,想起金峩寺既然是宁波第三大禅寺,应该与天童寺、阿育王寺有什么相通的地方,所以在网上选了些这两寺的图片,让大家一起去重温一下金峩寺全盛时期的风采。

最近去游览了深圳的东部华侨城,见山上新建了一座“华兴寺”,重峦叠翠,楼阁嵯峨,有盛唐遗风,山顶还有一座大佛。寺的规模虽然小了点,但觉得很有创意。当事者何不去看看,或许之于金峩寺的新生有可借鉴的地方呢!

感谢网上的朋友们为我提供了这么多精美的图片。

 

 

金峩寺之缘 - ningboren1944 - 宁波人1944

 宁波市、横溪镇、金峩山的地理位置(2009年选自网上)

 

金峩寺之缘 - ningboren1944 - 宁波人1944

宁波阿育王寺(2009年选自网上)

 

金峩寺之缘 - ningboren1944 - 宁波人1944

 宁波阿育王寺大雄宝殿(2009年选自网上)

 

金峩寺之缘 - ningboren1944 - 宁波人1944

 宁波阿育王寺内的参天古树(2009年选自网上)

 

金峩寺之缘 - ningboren1944 - 宁波人1944

 宁波天童寺(2009年选自网上)

 

金峩寺之缘 - ningboren1944 - 宁波人1944

 宁波天童寺内建筑群(2009年选自网上)

 

金峩寺之缘 - ningboren1944 - 宁波人1944

 宁波天童寺前参天古树(2009年选自网上)

 

金峩寺之缘 - ningboren1944 - 宁波人1944

  宁波天童寺法会(2009年选自网上)

 

金峩寺之缘 - ningboren1944 - 宁波人1944

  深圳华兴寺大雄宝殿(2009年选自网上)

 

金峩寺之缘 - ningboren1944 - 宁波人1944

 深圳华兴寺的唐风建筑(2009年选自网上)

 

金峩寺之缘 - ningboren1944 - 宁波人1944

云雾中的深圳华兴寺(2009年选自网上)

 

金峩寺之缘 - ningboren1944 - 宁波人1944

 深圳华兴寺山顶四面观音像(2009年选自网上)

 

金峩寺之缘 - ningboren1944 - 宁波人1944

  近年修复起来的金峩寺,已经不是五十年代的模样了。(2009年选自网上)

  评论这张
 
阅读(1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