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宁波人1944

日月如梭,人生如梦。

 
 
 

日志

 
 

卖蛋公公  

2008-12-31 11:04: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卖蛋公公以前是我们村的族长,那当然是很多很多年之前的事了。在我的印象中,他一直是卖蛋为生,村里人不分老幼,都称他为“卖蛋公公”。他把各家各户的鸡蛋、鸭蛋收集起来,挑到集市上去卖,他没有田地,也不能干农活,全靠这买卖来维持生计,他住的一楼一底的瓦房,还是他祖上留下来的。

卖蛋公公的头发已经灰白,一付憨实的样子,见了人总是笑咪咪的。下身老是围着一条粗蓝布裙子,已经洗得发白,在我们那里,过去男人也兴围裙子,在劳作时,避免里面的裤子弄脏和磨损。他的一双粗糙的手一天到晚好象总是不停地劳动,除了挑着蛋到集市上去卖,就是在家里摆弄蛋:他把蛋放在竹筐里,每隔一层蛋就放上一层稻草,直到盛满;他说蛋要不停地翻动,才不会坏,如果一筐蛋没有卖完,隔一段时间,就得把蛋从筐里拿出,重新再放一遍。

他还要到处去收货,这就够他忙的了。大冷天,他总是赤着脚穿着草鞋,裤脚卷得高高的,腿上露出一块一块黑黑的伤疤,这伤疤是他一次得了“流火”后留下来的。他说这不冷,只要人一走路就会浑身冒热气。

他的老婆是一个瘦小的女人,她有一双小脚,走起路来,一扭一扭的。每天一早,她总会坐在楼下的窗前对镜梳头,把头发掠向脑后,盘成一个髻,再用木簪插上,最后在头发上刷一种粘乎乎的胶水,这种胶水是事先把一种木头的刨花浸在水盆里得到的。她说年轻时她们这代人就梳这种发式,几十年没有变过,后来就变成了老太太的发型。

每逢集市,天还没有亮,卖蛋公公就挑着蛋筐到集市去,后面跟着他的老婆。在集市上,他们找了一块沿街的地方,他的老婆在旁边帮着讨价还价和收钱,再把钱藏在贴身的内衣口袋里。

卖蛋公公没有孩子,就领养了一个小男孩,还给小男孩买了一个童养媳,比小男孩大了五六岁。他老婆经常打骂童养媳,据她说这是“棍棒底下出孝子”,于是村里的人经常可以听到童养媳凄惨的哭声,这声音着实令人心酸。土改工作队来了后,说收童养媳是不合法的,于是童养媳就获得了解放,嫁到外村去了,从此就再也没有回来过。

每次赶集回家,卖蛋公公的老婆总会拿木盆盛了水给卖蛋公公洗脸洗脚,盆内的水刚好把毛巾盖住,她说水多了也是浪费,只要毛巾湿了就行。她很爱清洁,把楼上楼下的木地板刷得干干净净,地板上的木纹清晰可见,除非特殊情况,她是不放别人家的小孩进去的,怕弄脏了她的地板。

那时,我刚好上小学,我常常会把写过字的习字簿送给卖蛋公公作包装纸,她照例会给我一颗糖吃,如果运气好,碰见卖蛋公公则会给我二颗。

有一次,卖蛋公公赶集路过一处墓地,他知道这墓地里埋着我的父亲,他见我父亲的墓已倒塌,露出白骨,就亲手把我父亲的遗骨收集起来装在一个木匣里,送到我家里来。我是遗腹子,从来没有见到过我父亲生前的容貌,我总算看到了他死后的遗骨,至今仍十分感谢卖蛋公公的恩情。后来父亲的遗骨,被我在城里的祖父和叔叔出资安葬到很远的山里去了,还立了块墓碑。在文革中墓碑被毁,从此就再也找不到确切的安葬地点。

卖蛋公公高龄去世后,他老婆的生活就由儿子供养。此时,她儿子已在城里生活,但很少回家看她。后来她得了老年痴呆症,时而糊涂,时而清醒,生活不能自理。她儿子就把房子卖了,买主也是同村的人。卖房时,双方约定,买主要照顾老太太以后的日常生活,并让老太太在这屋里一直住到死去。

前几年我回老家,老太太早已过世。卖蛋公公一家生活过的痕迹就只剩下这间陈旧的木房子。下一代的孩子们,已经不知道在这间房子里曾经住过卖蛋公公和他的一家人了。

 

卖蛋公公 - ningboren1944 - 宁波人1944

     左起 第二间为卖蛋公公的家(1998年摄)

  评论这张
 
阅读(11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